无月安魂曲 1

梦,是记忆的残像末端,还是灵魂的困顿愁转?

梦中,我们更接近自己的灵魂,我们像灵魂一样游荡。

走进时任性恣意,走出时百转回肠。

可以是任何人,也可以成任何物。

唱着独角戏,演着尘嚣外的悲欢离。

抛掉所有的虚伪,抹去迷障,还原午夜的断壁颓垣。

寂寞无所不在,自由便无所不在。

很久以前遇到过一个奇怪的人,他无意间聊起未来,说人们因为生存危机环境压力再也做不出梦了,少数能够做梦的人将自己的梦录进特制的设备,拿去经纪公司贩卖,精挑细选后的美妙梦境走进工厂批量生产,然后出售给普通人。

那是在一个慢摇吧,搭讪的人都带着几分醉意,我呷口酒礼貌性的一笑:“抱歉,恐怕现在还不需要这样的售梦者。”酒尽杯空,便不再发表什么意见。“但你信我说的对不对?”他略微凑近腔调猛地拔高。周围有几个微醺的年轻女孩很感兴趣,围了过来想要再多听听。他倒是没了什么兴致,裹了裹深色的大衣,敷衍着说是要到外面吸根烟,便匆匆离开。

十分钟后,调酒师递上一杯波本威士忌,说是刚才离开的客人送的,琥珀色的液体合着冰块在水晶杯中晃动,我苦恼的喝完那杯酒,皱着眉头将一块冰捞到手帕上,冰块中间冻着一个小小的芯片。叹口气吐槽,浸水了还要恢复,我又不是什么技术极客,直接给我不就好了嘛,反正彼此又不认识。用手帕包好塞进外兜,将小费压在空杯下起身离开。

推开他刚消失的酒吧后门,门楣上一盏昏暗的小灯随着电流闪动,这是一条窄巷,一头通往灯火斑斓的主街,一头延伸到无尽的黑暗,没有什么人影逗留或路过。倒是我停顿了一下,摸出金属烟盒,随便抽出一支点燃,深深吸进肺叶深处,再缓缓吐出,烟雾扩散开来,勾勒出空气中逐渐洒落的雪霰。